爱上你呀,爱沙尼亚:2019 IRONMAN Tallinn赛记(下)

0
890

IRONMAN TALLINN赛前变化

时间快速来到IRONMAN Tallinn赛前两天(周四,比赛在周六),大会紧急在FB上公布了游泳赛道异动的讯息,原因是原本要游的海港,因为有冷流即将到来,会让这芬兰湾的水温从18度降到12度,但有趣的是,赛後隔天会再回升到21-22度,这麽有趣的变化,又开了我的眼界。

原定的游泳下水点:Lennusadam?Seaplane Harbour。
原定的游泳下水点:Lennusadam?Seaplane Harbour。

原以为又要改成像去年IRONMAN Hamburg一样,变成跑骑跑的铁人两项赛了,没想到赛事说明会上,大会已经拟好了一套新剧本,要拉跋到原本下水点外约10km的一个名为哈尔库湖(Harku J?rv)去进行3800m游泳。

这看似小小的转变,其实非常考验大会的应变与处理能力,不只是赛道改变,单车赛道也跟着小改,还有原本转换区T1与T2是同地点,现在变成T1改到湖旁,而T2不变,所以大会变成要清出两个转换区、两组置车架空间与两组志工。再者,隔天(周五)交车检录时,选手该怎麽过去T1?又该怎麽再交转换袋去T2?周六比赛当天,选手该怎麽到游泳出发点?交通车安排好了吗?牵一发动全身!

但大会全处理好了,就这麽不到一天的时间里,这点,我深表佩服。

赛前一天,搭乘大会接驳公车前往T1交车。
赛前一天,搭乘大会接驳公车前往T1交车。
新的游泳下水点:哈尔库湖(Harku j?rv)。
新的游泳下水点:哈尔库湖(Harku j?rv)。
新的T1转换区。
新的T1转换区。
交车完毕,因为是IM AWA GOLD Athlete的关系,生涯号码最小的一次。
交车完毕,因为是IM AWA GOLD Athlete的关系,生涯号码最小的一次。

IRONMAN TALLINN:游泳 1 时 09 分

比赛当天一早,是个不错的好天气,不冷不热,下水点也够宽广,以Rolling Start出发,但区分为1小时内、1小时15分、1小时30分等以15分作一分区,选手相当有秩序,我排在1小时内的後段等候出发,目标63-65分完成。

下水後,体感比大会讲的18.8度量测水温略高些,是种刚好不冷不热的感觉。

为了避寒,这次特地买了防寒帽前来应战。
为了避寒,这次特地买了防寒帽前来应战。
Rolling Start 出发。
Rolling Start 出发。

额外分享一点小技巧,在较寒冷的地方比赛时,基本上不建议赛前试游,尤其一游完後,到开赛时的等候空档,只会让身体更冷。我只建议做些小跑步、伸展把身体都延展开来,并且倒一些温水进防寒衣里,这时防寒衣里就会像个保温瓶一样保持身体的热度,同时水份也会让防寒衣与身体更贴合,不会在下水时,突然被冷水灌入背脊而来一股寒意。

把这湖完整的游一圈就结束了。
把这湖完整的游一圈就结束了。

这湖的水比想像中或是在岸上看到的更黄,辨视度非常低,连手表移到眼前都看不到东西,甚至游到一处我还以为是我头晕了,怎麽眼前是一阵黑一阵光的?原来是头入水时全黑,抬头时又被刚露脸的阳光照射。

水浊而让定位不易的时候,加深了要跟游的难度,此时我能采取的方法就是始终保持左右边都有选手,我的游泳速度在欧洲赛事里算中等,故会不断有人超越,但只要左右边都有人过去,就知道定位没大问题。

只不过今天真正的问题是下背腰间异常的酸,不过游个20来分钟左右,就感到当延伸手拉出去时或推水稍用力一些,腰间就多酸一些,赛前2天去当地游泳池游泳时,也有类似的酸软感。不知是否是坐飞机的长途疲劳?或是饭店的床太软而睡不好?不知道。

只清楚,训练时很少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训练时往往有选择练与不练的权利,也有要不要提早结束的自由,但比赛没有,无论好坏,这不过就是226km里的不到4km,说不去回想日本时的状况不可能,但今天明显没有那样的「毛感」。69分後才上岸,自评也只能给69分了,只是也没空再想再检讨,那是赛後的事,现在当下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没毛感就好,时间不重要了。
没毛感就好,时间不重要了。
赛前练游的地方,既乾净又舒服的泳池:Kalev Spa Hotel & Water Park。
赛前练游的地方,既乾净又舒服的泳池:Kalev Spa Hotel & Water Park。
游泳池的置物与盥洗区,明亮、整洁,只是游一次8欧元。
游泳池的置物与盥洗区,明亮、整洁,只是游一次8欧元。
泳池盥洗区。
泳池盥洗区。

IRONMAN TALLINN:单车 4 时 58 分

在先前IRONMAN的赛事里,我通常会优先观察单车赛道,尤其在180km里,对路线、风向、坡段的熟悉度,会大大降低心里的不确定感。有了功率计之後,我会再研究路线图,甚至也会参考Strava上国外选手的资料档或是找Best Bike Split的软体,若有赛事路线档的话,可以更清楚抓出一套功率配法,而这180km单车,要说简单、好骑,也就真的很简单,就是根据训练资料,抓出能配完180km的计划,再看谁能将目标瓦数控在多稳定、持续多久时间、补给有没有到位,计划愈是简单,执行起来愈是容易,比起纯单车赛,那真是简单许多了。

骑车出发。
骑车出发。

但难就难在这场比赛完全无法先看过路线,不像我以往一定会租车把KONA的、汉堡的、亚历桑那的路线都绕过一次,甚至骑一段。而爱沙尼亚不承认台湾的国际驾照,故无法租车,完全无法先将路线图植入脑海里,故我连路面柏油是好是坏都不晓得。内人甚至提议乾脆叫台Uber,载我们把单车赛道看一轮,但我实在花不下这笔钱,只好作罢。

同时,仅管大会有提到除了游泳赛道不能试游外,单车与跑步路线都是能试骑与试跑的。只不过方才说过,塔林是爱沙尼亚首都,也是非常热门景点,单车路线又行经主要干道,我只有在赛前试骑了市区往主赛道的20来余公里做完最後调整课表就结束了。

单车出发後,按着既定剧本走,在脑海里设定了一个虚拟地图,并且植入赛道路线图进脑海後,我成了地图上唯一的绿点,模拟在赛事地图里的位置移动着,有两圈的主赛道,第一圈有机会抓出赛道状况,身体趴好趴满,五官全打开,眼睛盯好表上的功率、心率,鼻口呼吸与补给,观察着四周树梢与花草倒卧的方向,判断风势的走向与感受身体发力及酸痛的位置。

此时是在问摄影师,骑车方向有没有错?
此时是在问摄影师,骑车方向有没有错?

当骑车越往郊外走,四周更是荒芜与人烟稀少,满是田地与森林,喜欢大自然的话,这里确实是相当适合从事户外运动的地方。只不过回想起早上出门时看的天气预报,愈靠近中午、风势会愈大,果然在骑了100km左右後,也是进入第2圈的路线後不久,风势开始有些强劲,气温也偏低,甚至只要强度略低一些,马上会感到有些寒冷,这种风势与温度,大概就是我会宁可待在训练台上不想出门的天气吧,但比赛就是没选择!

加上进入第二圈後,选手位置都差不多拉开来了,常常得骑很久才看得到前方的选手,或是被後方的选手超过。这种情况下,我都觉得是个好事,表示我快,别人也快;若我因疲劳而放慢,别人也没好到那去。

被躲在草丛里摄影师捕捉的画面。
被躲在草丛里摄影师捕捉的画面。

尤其在骑到3个多小时後,右大腿内侧与左大腿股直肌开始有些紧绷甚至已有种一用力就快抽筋的感觉,很确定不是因为强度过高造成,应该是有些冷了。在过去的经验里,天气越冷,需要的补给量得增加,也不能因为「感觉」汗流得少,水就喝得少,这次除了吃自己的补给外,加上补给站拿的,应该有400g碳水化合物的量。但是我把自己带的两颗盐锭,其中一个因为拿不稳而被风吹走了,只吃一颗盐锭可能也是後段快抽筋的主因之一。

随着四周景物从一片荒凉枯寂,逐渐回到建筑林立与人群涌现,太阳也开始出现了,典型的欧洲天气,越靠近下午时分,天气越热,我也迫不及待想开始跑步了。在经过4时58分後,回到了T2:Seaplane Harbour。

IRONMAN TALLINN:跑步 3 时 27 分

出了T2後,时间已用了约6时14分,不是很满意多用了些时间,游泳状态不甚理想多赔上了约4-5分钟,事後看单车瓦数也低了些,应当能再补回至少6-8分钟的,这个14分钟有些不及格。

但目前没空想这问题,出了T2後先快速冲去第一个厕所,排了一大份XXL重量杯的尿液,尿到我都觉得量怎麽那麽多啊?(但这也确定骑车时,水份补给没有少)。

而此赛事的跑步路线将42.2km切分成4.5圈,从T2到Tallinn古城区也就是最热门的观光景点来回为1圈,最後半圈则直街跑到老城的终点区。

在这不得不讲,不管是今年的塔林或是去年的汉堡,比赛路线与终点都在人来人往的市中心,而且比赛一进行就是一整天,周边商家几乎都不用作生意了,誓必影响观光财,能取得当地民众支持是相当不易之事。是故,也有不少台湾人出国跑马拉松或三铁赛,总是期盼我们也能做到在市中心比赛并获得支持的机会,而不再是被用路人呛脏话或鸣喇叭。但个人认为除了民情差异外,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人家一年也许就只有一次办比赛与封路交管的机会,但我们就以台北市来说,几乎月月有大赛事、周周有小赛事,再怎麽热情支持的人,久了也是会反感的。

塔林老城区也是最热门观光景点,竟也可为了一场赛事全天封路。
塔林老城区也是最热门观光景点,竟也可为了一场赛事全天封路。

尿也尿完了,回到正题。这路线故有相当多机会观察每个选手的相对位置。若从骑车时几个往来位置估计,我骑完车排名应该在100名内,这排名太危险,分组很难挤进前几甚至前10。故我决定赌一把,一出T2就准备开,希望能压在4分30秒配速,看能否抓几个人回来,也应当有机会将完赛时间压在9时30分左右。

有时所谓的配速,其实就是一场豪赌,想要大赢,承受风险也越高。
有时所谓的配速,其实就是一场豪赌,想要大赢,承受风险也越高。

一出去没多久,马上就跟一个同M35的选手相互拉扯,时而你前、时而我後的追逐,来来回回就持续了10几公里,直到…..他先爆了。

但我也没好到那去,20km左右就先碰上第一波撞墙期了,而且欧洲的赛道多是石板路,且是不规则石板路。而此次路线里,更是混合了多种路面,有平稳的水泥与柏油路,要将速度压在4:30不是大问题;但一碰到石板路我就没辄了,每一步踏出都很怕拐到脚,加上也有穿杂些碎石路,只要是这些路面,我就自动降成5分速了。降速倒也不打紧,而是我往往都在这种路面上被超越,只能到了水泥与柏油路再抓回来。

讨厌的石板路。
讨厌的石板路。

20多公里後,脚底板开始有些疼痛,仅管这次带来了Nike的 4%,厚底鞋可以减缓一些足部负担,若是再带薄鞋,恐怕赛後是重伤了,记得2014年时去义大利跑的罗马马拉松,跑完後,脚底板也痛了整整一周。从这角度来看,这也能除解释为何在欧美厚底类的鞋较为普及,而薄底鞋甚至在亚洲很普及的Asics虎走,在欧美反而很难买到了。

另一个状况是,几场在海外尤其这两年的IRONMAN赛事里,我几乎无法从跑步里讨到便宜,这场跑步出发到结束的分组排名,始终都在10几名排徊,很难追到人也不容易被超越,这等於没优势可言;再回到游泳部份,也或许是他们的体型与肌肉量大,游泳速度更是快,1小时游完3800m在分龄组选手里甚至都算慢的了,加上此次赛前去当地游泳池游了两次,碰到几个业余选手,姿势不见得多漂亮,但每一下抓水与推水的力量就是大,我最佳状态下也只能推到63分左右,很难靠这项讨便宜了。

而单车也因体型相较於欧美选手来得单薄许多,在海外这几场平路为主的赛道里,仅管推力比都在3.1-3.3间骑完180km(我这几场赛事体重都在66-68kg间,这样就能推估到均瓦了吧),但对比欧美选手诸多70-75kg甚至更高者,他们不用拉到3以上推力比,就能有我的瓦数与速度了,不过我不喜欢下一个叫:「重一点就能让POWER多一些的草率结论」,因为不少50多公斤的女生都骑得比你快啊,他们推力比比你还高。

所以如果要把理由简单归因於身体素质不如人,乾脆说先天生下来的血统基因就输了,而要把跑慢的原因怪给石板路,或是对场地的陌生,这些都只是在找个逃避藉口把责任归咎於自己努力不足罢了。他人能比你还快、适应比你更佳,誓必付出了更多你所不知的努力,也正承受着比你还痛的痛苦,对此,不该是找给自己找个下台阶,而是找到能再往上走的路径,那才是这个试炼里,我应学习到的地方!

石板路上,我痛,相信他人也不好过,但他们比你更能忍住这痛楚。
石板路上,我痛,相信他人也不好过,但他们比你更能忍住这痛楚。

讲了这麽多,其实都只是为了转移一些一路从20几公里撞到30几公里的撞墙期,想完了这些事情後,明显得感受到身体全空了、开始有些恍神了、肚子有些饿了、口也渴了,身体满载的只剩下酸痛感而已,而脑海里也早已忘了日本的那件事了,现在剩下的只有晚餐该吃什麽好的想法了。

9时41分後,我回来了,带着这面也陪我环游世界好多地方的国旗回来了。

不管跨过这条线多少次,感动依旧。
不管跨过这条线多少次,感动依旧。
敬,这226km每一手一脚辛苦通过的考验。
敬,这226km每一手一脚辛苦通过的考验。
完赛奖牌。
完赛奖牌。
又是一个传家宝。
又是一个传家宝。

再见塔林,航向下一个新的想象

总排名62名,包括9:41的成绩,都是个人目前为止的最好成绩与最高总排名,但分龄组排名15名,而本组前2名都是Sub 9,第6名成绩9时30分,到我这15名9时41分,11分里就有10个选手进站,实力都在伯仲之间,而扣除放弃KONA资格後,Roll Dwon到最後一位拿到KONA资格的选手成绩9时35分钟,我与他的差距仅6分钟,换算一下这6分钟占9时41分的比率,不过就1%,再将这6分钟拆分进游骑跑三项里,这1%的距离变得更加渺小,我拉得近吗?还是他们会再扩大呢?

我不知道,我也不会再回来塔林了,没有机会去证明这1%的可能,但我必将继续去探索新的世界。那只海龟,还在大海里悠游着,它依然胆小,它还是紧张,但它对这个世界,仍有想像。

永远要对未来存有想像。
永远要对未来存有想像。

延伸阅读:爱上你呀,爱沙尼亚:2019 IRONMAN Tallinn赛记(上)

SHARE
Previous article2019 CHALLENGE ANHUI 10月20日正式开赛
Next article睽违六年的梦想 Zach Bitter连跑四个sub3马拉松创下世界纪录
王志袁
【鉄人J帅】 J帅,马拉松与铁人三项的玩家,虽拥有国立中央大学人力资源管理硕士及博士学位,却无法压抑内心渴望挑战体能极限的冲劲。 27岁起接触路跑,28岁以3时21分完成初马,29岁接触铁人三项,30岁完成第一场226km超级铁人,31岁起开始出国比赛履获佳绩,即使结婚至义大利渡蜜月也不忘跑一场罗马马拉松。 至今已参与过2次IRONMAN World Championship (KONA),与2次IRONMAN 70.3 World Championship,最佳成绩为IRONMAN 9时48分、全马2时43分。 目前成立个人工作室,醉心於铁人三项之研究、训练、顾问与乐趣,具有IRONMAN Certified Coach认证教练资格及通过Trainingpeaks Certificate of Completion考试,并已协助多人完成挑战自我极限的梦想。 ? follow 我的 fb粉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