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an do this all day-2019 Challenge Taiwan race report

0
1408

似曾相识

离2019 CT的终点拱门还有10公里,铁人们再熟悉不过的马亨亨大道上,配速已掉出5分之外。我想尽办法要让自己从不知道已经第几次的撞墙期回神过来,双眼的焦距努力对准前方时而出现时而消失约红黑色三铁衣选手,因为武侠小说里都说只要专心一致眼前那个东西就会变大,看起来距离近一点。

今天在我眼前的背影不是别人,是我追了已经5年的大龙哥!

只找得到大龙哥这张背影。
只找得到大龙哥这张背影。

旁边的快车道上店长跟Tracy正骑着机车跟着我,店长试图帮我打气,一直跟我说Sub10还有机会叫我不要放弃,这景象似乎似曾相识:在2016年的澎湖Ironman那场我追了一整路的士官长,店长一样在最後12k时骑着机车陪我直到终点,那次的完赛时间是10hr08分残念。而今天同样情节又再次上演,场景从澎湖换到了台东,前方的背影从士官长换成了大龙哥,原来我226的赛道人生都是跟这几个人打转啊!

Balance your Life

翻开2019年的行事历,我有42天没有睡在家里,其中16天带家人出去玩,26天则是出国出差,大约三分之一的时间在东奔西跑。加上今年冬天的北海岸特别喜欢在我不在台北的时候才出太阳,容易紧张的我对自己这季的训练还是有点担心,我的心灵导师Logo总会安慰我别担心,每个人的生活作息不一样,叫我安排工作或家庭旅游的时候就专心旅游跟工作,老天爷叫你休就好好休,别想东想西。

旅游也要爬山。
旅游也要爬山。

虽然Logo这麽说我还是很担心,但赛前一个月看店长临时决定参加一场226居然还能够10hr20,夥伴们个个台东70.3都比得不错,这让已经超过18个月没比一场完整226距离的我有很大的信心(去年澎湖226的游泳缩短距离),就「稳稳地」去比就对了!

本团的赛前仪式。
本团的赛前仪式。

比赛开始

亚博yabo88娱乐鸣枪後我游个100米左右就跟到一个速度跟我比我好一点的选手,游了一下抬头看隐约觉得是店长,好几次我因为控速不好一直打到前面选手的脚(还好他很好心的没有踢我,事後证明那个果然是店长),我的後面也不时有人打我的脚,我想这台列车应该至少3人吧?店长列车有几次改方向拉速度我差点跟丢,但我实在舍不得放掉只能好几次用心跳拉间歇去吸住他的水流,这季的游泳状况一直不怎麽样(其实应该说好几年的状况都不怎麽样),还好到最後一个月密集去泳池报到才稍微找回水感(这也要感谢中山午休班的火车头文舫最近都拉心跳带着我拼命破纪录),就这样有几次小腿快抽筋的状况一路跟到了上岸处。

下水前。
下水前。

Swim: 1hr09

上岸後我知道转换区很长,在中华大桥下水站我想先脱防寒衣,这季每次游泳超过2500米必抽筋的梦靥又找上来了,在「踩」防寒衣时我的小腿又有想抽筋的感觉,我想这一抽就完了,後面两项都别玩了!赶紧坐在地板上脱。这手忙脚乱的一切都被20米外的小孩看到了也急坏了,一直大声喊:「爸爸你怎麽防寒衣脱这麽慢?快一点!」
好不容易换完装要跑到单车时突然发现风镜没带,这5个多小时骑下来没带风镜回来可是眼睛都红了。这下我只好又回头请志工把我的转换袋找出来让我拿出风镜才上路,这麽一耽搁T1就花了我8分多钟。
T1: 8分04

瓦数一直比心跳低

跨上我的单车,终於要开始东海岸吹吹风了,今天的湿度有点高,吹北风,应该是去程逆风,回程顺风的天气。刚开始骑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心跳处於高档、下不来、脚也使不上力,骑了20分钟到隆昌,瓦数还是比心跳低?

这让我有点慌了,原本设定是心跳140、瓦数200,怎麽今天两个都在150?陆续有几个选手有超过我,没多久彦光也超车了,而且一下子就消失在视线内,这让我有点沮丧,我想今天该不会就这样买单了吧?沮丧到甚至士官长在什麽时候超过我的,我都没注意到…。

心跳跟瓦数一样高?
心跳跟瓦数一样高?

比了这麽多次,状况不好也不是第一次了,就好好管理这场比赛吧,其他夥伴们还在等我呢!

快到八嗡嗡时我开始祷告不要看到认识的人,那表示我骑得很慢,可惜还是在弯出去八嗡嗡前在对向陆续看到大龙跟士官长,心里估算一下大概跟大龙差了30分钟。以今天这状况大龙是要在终点等我多久啊?

大龙哥。
大龙哥。

八嗡嗡爬坡折返前我又追到了店长,我开始纳闷他怎麽会被我追到?该不会他也状况不好吧?果然他说边骑边拉肚子。

拉肚子的店长。
拉肚子的店长。

店长语录:「最好的补给品不是咖啡因,而是你的夥伴跟对手。」

折返後不知道是顺风还是回神了,我的体感有渐入佳境的感觉,前面第一段压着心跳骑,在这段开始收割了。我趁着顺风跟下坡把速度保持在40kmh以上,心跳一路维持着140bpm左右甚至还可以开200w up,这时我开始觉得赛前Logo排给我的单车策略很准了,果然140bpm/200w我真的办得到耶。(原本我有点怀疑的)

这场比赛之所以让我很兴奋是因为吹风团的夥伴们都到齐了,店长、大龙、佑荣、马力欧、彦光跟Sam(职业组)等都比226,而最难得的是有三个夥伴蔡爸、Gary跟Willy,自己没比赛还特别搭车到台东两天一夜快闪来现场帮我们加油!我们可不能让他们花钱看戏觉得浪费啊!除了会内团练外,加上金晴士官长跟浩云兄等都在M40这组,以及每次都说自己没长大的东神,这次很多高手都来了,精彩可期啊!

回到隆昌前我终於追回早先超过我的夥伴彦光,也鼓励他说我们一起骑往前追佑荣,没多久我们也终於遇到这次北风团特地下来的加油团蔡爸、Willy跟Gary。

终於追过彦光。
终於追过彦光。

第一趟才2hr36是要怎麽骑进5hr10

折返後果然起风了,比第一趟去的时候大一点,我持续照着最强讨论员Logo帮我拟的策略骑车,并尽量趴着骑,即使脖子酸、屁股痛都要维持这姿势踩回转,风大时我在北海岸也是这样的骑的。

没多久Willy跟Gary骑机车追上来了,他们很贴心地帮忙报时说大龙在前面15分、佑荣在前面10分钟…,掐指一算,要在T2前追到佑荣似乎机会渺茫,大龙只能祷告不要让他在终点等太久。

两天一夜快闪又甘心的加油团。
两天一夜快闪又甘心的加油团。

这次的CT是年中赛事,好几个夥伴们都在测试新装备或fitting,我也跟着测试新的补给方式,这次是我这麽多年来第一次226嚐试了液态补给,试了32Gi一款听说还没上市的神秘补给(後来发现这次下场比赛的M40都有这秘密武器啊!)做为主要能量来源,搭配先前熟悉的gel为辅,之前我的单车总是要吃15包左右,这次只吃了5包。好处是一个上管袋就装得下,不用再将果胶贴在上管了,空气力学也更好。

店长语录2:「当你觉得状况好、骑得不错的时候,就真的只有你自己觉得,其实其他人都在没掉过!」

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在110k左右吧,当我正在不知道第几次撞墙时,加油团二人组又骑着机车出现了,跟我说佑荣就在前面200米,然後指着前面远方的背影说就是他!

吹风团的Closer佑荣。
吹风团的Closer佑荣。

看到熟悉的黑色背影我肾上腺素立刻爆发,骑到佑荣旁时我只记得我喊了声:「冲啊!」,後来Gary形容我几乎是带着「杀声」刷卡过去的。

一喊完「冲啊」我马上就後悔了,跟佑荣吹风吹了不下100次,我很清楚他回程在碎心坡的攻击能力,这让我心凉了一截,没事耍什麽帅学人家喊杀声,後来我眼睛余光不时喵向左侧深怕随时换佑荣喊杀!直到进入八嗡嗡那段被迎面而来的风墙给吓到……。

而这趟在对向我先看到骑得飞快的士官长,然後看到大龙,相对位置已经比上一趟追近一点点了。

看到士官长在路边加油?

135k折返前再看一下骑乘时间,刚好4小时整,距离剩下45k,看来我需要利用顺风骑到均速40kmh才有可能在5hr10内……。

接下来我几乎是红着眼睛往前冲,赛前Logo有说骑车心跳可以上看150,但只能在最後45k出现。然而从一早开始运动到现在已经晒了5个多小时的太阳了,我开始吃咖啡因试着维持专注力。

忽然在某个路边我眼睛喵到士官长站在一旁挥手喊加油,我这下傻眼了,他这个老经验了居然还能遇到事故,这提醒我安全才是回家唯一的路……。

最不想跟他同组的士官长。
最不想跟他同组的士官长。

最後剩下约20k时,我突然感觉眼前周围有发黑的景象,想到以前听别人说训练太强练到双眼发黑原来是真的!我的视野变窄了,好像只有眼睛对焦的正前方看得到画面,其他四周都呈现黑影的状况。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情形,加上刚才看到士官长的状况,我赶紧提高专注力,更小心翼翼的骑车……。

回到T2时,看到店长的单车居然出现在转换区,我想他应该只骑了一圈身体出大状况了。(後来听说是甜菜根作祟让他拉了几天肚子,回来还去看医生)

最後单车成绩达到赛前预期的低标,有点激动的感觉,5个小时前我的脚很沈重时还想说今天没戏唱了要转郊游模式的,在耐着性子坚持执行策略下,居然现在能重回争取成绩的状态。

Bike: 5hr09 (前半2hr36, 後半2hr33)

226比赛是从路跑才真正开始

出T2转换区时,手表上时间显示中午12:47,离早上6:15下水刚好大概是6.5小时,我需要跑进3hr28才有可能Sub10!

这个相当有挑战,近4年来我比了6场226,路跑最佳的纪录是3小时29分,今天的我需要比PB更快才有可能达标。

CT的路跑段可以切成2圈,每圈三段,第一段是活水湖4.5k,第二段进森林公园来回6k,最後一段是马亨亨来回5k。

一开始要先绕活水湖一圈,中午时分人潮已经散去,那一圈的感受只有寂寥,113的选手也渐渐散去,偶尔有隔天来比赛看场地的选手与家属,我望着天空的太阳:难道今天我还是无缘Sub10吗?

Sub10真的好难。
Sub10真的好难。

第二段进入森林公园来回段,我看到大龙从对向回来,目测大概差距4k,後面追兵离我最近的则是东神,目测大概差距8k,心里却在纳闷那佑荣呢?而这时候谈排名还太早。

家人也是比赛旅行的主角

转出森林公园口时终於看到店长了(原来选在那里加油是因为离厕所近方便拉肚子),看到夥伴们的加油我更有动力,可惜没有看到Daisy跟小孩?我想他们应该还在台东美术馆吧?每次我外出比赛时Daisy总是担心一整天的比赛小孩会太无聊,先看看当天有什麽当地的活动,这次的CT她就事先报名了台东美术馆的小画家活动,这让已经4年级的女儿对於陪爸爸去比赛这件事还觉得是件好玩的事,当然这两年多了年纪相仿佑荣女儿Mia陪伴,他们更是期待一起来玩。

女儿跟Mia在台东美术馆当小画家。
女儿跟Mia在台东美术馆当小画家。

跑完21公里时我看一下时间刚好是1小时45分,目前都在控制内,唯独目前体力正处於低点。

肠胃也关门抗议了

跑跑段到24k前我吞了大会的gel共4包,但我发现我开始反胃,接下来的gel我只能小口吃三分之二,然後吐出一半。甚至我连吞盐锭配水也吞不下去直接把胶囊吐出来,我知道我的胃已经开始抗议关门了,剩下的里程我只能喝可乐跟运动饮料来补充能量。

每次经到森林公园门口时亲友团们都在那里加油,他们总是很开心的跟我报告和前面大龙差距的时间,从18k时的差4分钟,到28k时的差2分钟,我能回应跟感谢的其实只剩下我越来越难看与苍白的脸色。

女儿的击掌比gel还有用。
女儿的击掌比gel还有用。

终於剩下最後一趟马亨亨来回,店长骑着机车出现在快车道上,他告诉我加油团们已经往终点移动了,追了9个小时一直望眼欲穿的大龙终於在最後一次跟我面对面交错而过,我们的距离大概是400米,其实一直到这一刻我才觉得我有机会追上最熟悉的背影的大龙哥。

从5年前认识大龙以来,加上店长,这几年不管是训练或比赛,我们三个不知道互相伤害多少次了,226早已sub10的大龙哥一直是我们北风团的火车头,这是种良性竞争(互相伤害),谁赢得比赛另两个人都不会觉得意外。

多吃水果向赖神致敬。
多吃水果向赖神致敬。

店长比我还着急Sub10

我已经一段时间没有看表了,因为现在身体状况不允许我加速去拚时间,乾脆不看时间只求顺顺进终点。好不容易离开公园进入滨海道路,又看到不知道已经等了多久的店长又骑着机车出现在那边,他咬牙切齿的说:

「现在是4点04分,还剩下11分钟Sub10,还有机会不要放啊!」

几乎一个小时没进食的我状况一直处於低档,为了回应店长,我抓着三铁衣左胸上的「Dream 2020」,对自己说:「来吧!I can do this all day!」,是时候不留遗憾了。

I can do this all day!
I can do this all day!

我以爲只剩下2k却变成3k

比悲伤更悲伤的事就是我以为剩下2k就是226终点,然而跑了快1k却看到路边的牌子挂着「Last 2km」,然後原本以为该切去终点的路线居然要继续往前跑?原来哩程的牌子没放错啊?这下我的Sub10真的又飞了!

然後脑海里浮现加油团们在终点前,看着时钟一分一秒过去着急的样子,我突然笑出来了…..。

好不容易进入最後的铁花艺术村,红色的旗海立在绿色的草皮上,终点主持人喧哗的广播也越来越大声,最後的红地毯我试图寻找家人的身影。

我的北风团好夥伴们。
我的北风团好夥伴们。

然後最後是陪我一整天的吹风团好夥伴们,喔不!是一起努力好几年的北风团夥伴们,他们愿意陪着我一起进终点!

We win!
We win!

我心里的OS: 「We win!」
Run: 3hr33
Total: 10hr05 (PB)
这场比赛的痛苦程度绝对是我印象中的前几名,看到明天过生日的Daisy走过来我立刻红了眼眶,抱紧她并在一整天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真他X的累,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大龙也回来了。
大龙也回来了。
谢谢Jovi办的好比赛。
谢谢Jovi办的好比赛。
成绩单。
成绩单。

以上照片感谢Bill哥、牛哥、俊玮哥。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ChallengeTaiwan
#BalanceYourLife
#Dream2020
#Project1000
#32GiTaiwan
#Z3r0dTaiwan
#Lakecyclingtaiwan